阳小渣

微博ID: 阳小渣

一年多了

自己也变了好多🙆‍♀️

谢谢你的喜欢
可是我真的好累啊
我觉得没意思啊

我是你的真爱粉 05 【学霸应援粉灿/高冷大明星白】

bgm 좋은 날

灿烈很清楚地看到五米开外的身影颤抖了一下,但那人却没有回头。

“伯贤?是你吗?”

黑暗里的火光突然熄灭,朴灿烈闻到了烟草烧焦的味道。

“伯贤。是你吧?”

明明是五年来日思夜想的人,明明是舞台上轻易就可以示爱的人,怎么会......连跨一步上前的勇气......都没有呢?朴灿烈并不算个感性的人,即使当年并没有成为卞白贤最后的选择,即使输给了那人最无可厚非的梦想,即使付出了所有的真心,最终却被抛弃,他也从来没有心酸到流泪的程度。

因为那些,都是再顺理成章不过的事情了。就像解一道数学题,即使过程再复杂,答案也是一定的。他朴灿烈,从来都是看一眼就明白了。

可是这会,看着那人的背影,他却很想哭。

卞白贤就像函数中的自变量,从来不受约束。

他也就从来得不出答案。

暗处的人没有回应,转身的时候,目光却是平直的漠然,略过了僵直的说话人,径直朝楼梯口走去。

呀,朴灿烈,你个傻瓜,你喊他做什么,难道你还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吗?

擦肩而过的时候,起风了。烟草味并没有完全消散,可是朴灿烈分明闻到了专属于卞白贤的奶香味。哪怕他已不再是那个单薄的少年了,哪怕他已经是舞台上的王者了,他还是透着那道干净的奶香味。明明自我压抑了五年,一直都小心翼翼安放的感情,好像在这一刻突然爆发了。朴灿烈感觉自己突然就找回了第一次见伯贤时的那股不要脸的冲动。

“呀。” 灿烈拉住了伯贤的手,“连招呼都不能打么?”

“只是不愿意。”身旁的人倒是意外地开了口。

“就那么恨我么?”

“......”

“我很想你......”

“可我并不再想你了。”卞白贤的声音隐在夜色里,很平静。

“我很爱你......”灿烈将头埋了下去。

“我也并不再爱你了。”白贤的尾音有一丝颤抖。

突然抬起头,迎着月光,那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很爱您......边阿爸。”

伯贤终于将视线放在了灿烈的脸上......

分明是哭了。

“我爱您,边阿爸。”灿烈顿了一下,依旧扬起那幅笑脸,“您出道以后的官方行程,我一个都没有落下过呢!”

“别说了。”

“今年年末的大赏应该没有问题了,我看油管和melon的数据都是压倒性的哈哈哈!我也很努力地为您刷着视频呢!”

“别说了!”边伯贤终于喊了出来,“朴灿烈你他妈是不是还要我给你签名?”

看着面前的泪人,灿烈心里揪着疼,一把将伯贤搂进了怀里,“对不起,我不应该一走了之。对不起,我不应该不相信你的决心。对不起,我不应该......”

“你不应该回来......的。”歌手边伯贤没能掩盖住自己的哭腔,伸手捶着那人的肩膀。

“三年前我就回来了。一直在银海里,陪着你呢。”



我是你的真爱粉 04 【学霸应援粉灿/高冷大明星白】

bgm: 외로워

世勋轻轻拽了拽灿烈的衣角:

“该......该走了,后......后台老师喊你呢。”

然而灿烈并没有要移动的想法,眼神依旧锁定在舞台上那个被聚光灯照得闪闪发光的人。

“你没听见吗?”

“听见了,但是我想再看一会可以吗?”

“那我同意。”

事实是,这样的形象和声音,即使是在ms呆过两年的世勋看来,也极为难得。于是灿勋两人大傻带二傻排排坐在后台的阶梯上静静地听完了整首彩排,一句话也舍不得说。

一曲终了,眼看着舞台上的人朝休息区走去,朴灿烈做出了这么多年来最果断决定,倏地跳起来向那人冲过去,留一旁的世勋还在愣神。

“同学!你哪个班的!”

那人闻声回过头来,看到笑得一脸灿烂的灿烈,觉得大概就算偶然,自己也不会认识这号人物吧。这样揣摩着,转身继续向休息区走去。

“同学!我朴灿烈啊!你是哪个班的,什么名字啊?”

那人再一回头,已经全然没有了刚才演唱时的淡定,只见刚刚还在二十米开外喊话的大个子径直翻过舞台护栏,向自己跑过来。

“我去,我不会惹上什么人了吧……朴...朴灿烈?确实有点耳熟,在哪招惹过么?”那人心里这样想着,手上就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力量。眼前这人这会儿笑得更瘆人了,还拉住了自己的手。但是不知道是迫于形势还是为什么,他犹豫地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边...边伯贤,我叫边伯贤。请问我......”

“你好啊!白贤!很高兴认识你这个朋友!”

“......我叫伯贤,不叫白贤。”

“诶呀!差不多啦!白贤多可爱啊!以后我就叫你白贤吧!”

“所以...你到底哪位啊?”

一双温暖的大手就这样毫无征兆地摸上了伯贤软塌塌的头发:

“我……? 我是你的真爱粉呐!”

事实上,朴灿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主动。只是在看见伯贤的那一刻,他突然觉得有某种东西,如果不努力抓住,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看着面前这人参杂着惊惧和疑惑的脸,灿烈也意识到了自己唐突的行为,放下了还在那人头上的手,挠挠后脑勺尴尬地笑了笑:

“我纯纯地只是觉得你唱歌太好听了,就......想认识你一下。”

舞台测试的灯光在这一刻突然扫向了两人站立的地方,伯贤的眼睛一晃,并没有看真切面前的这幅面孔,唯一能够确认的,是大高个儿那极其灿烂的笑容,灿烂到似乎用鼻子都可以闻到。

“晚上表演结束以后,我去后台找你可以吗?”

看对方也没有恶意,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这副模样倒还有些可爱,伯贤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人,“你找我干嘛啊?”

伯贤在学校一直是独来独往,散发着生人莫近的气氛,其实这样直接贴上来的人倒还真是少见。

灿烈一时语塞,确实自己也不知道找他要干嘛。

“真是被你吓了一跳......总之......你不是要找我算账的人就行。演出结束我要赶回家,抱歉了新朋友,”伯贤荡出一抹微笑,“你还是别来找我了。”

灿烈看着远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天知道自己也算是个男神吧,何曾处于这种下风过?一脸尴尬地回头一看,世勋却早已不见踪影。那就好,灿烈心想,还不算太丢人。要是被世勋那家伙看见,肯定又要嘲笑自己好久。

但是人还是要堵的。灿烈早早地和班长打了个招呼,说自己家里有些急事中途就得回去。班长是个文静的女孩子,红着脸也就答应帮灿烈替班了。

这边灿烈守着白贤的舞台,眼睛都没眨一下。果然,还是太有魅力了。一曲终了,灿烈发现全场的观众都不像之前那么闹腾地鼓掌,而是近乎呆滞地期待着舞台上那人的后续动作。

伯贤睁开眼,似乎觉得这样的情景有点尴尬。半晌憋出一句:

“我唱完了……”

此时观众们席才爆发出疯狂的掌声。伯贤依稀看见前排几位起立的文艺部老师。他还是面无表情地鞠了一个躬,转身向后台走去,背对观众,嘴角上扯,微微冷笑了一下:

“大概我的歌声,是真的好听吧。不过......这又有什么用呢。”

灿烈尾随着伯贤出了学校,他总觉得,表演结束以后的白贤有些不对劲,可他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不过这个世界上说不出原因的事情可多了,比如他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跟着一个认识还不到几个小时的人。

白贤的身型其实很单薄,晚上的冷风一吹更是有几分惹人怜惜的味道。灿烈使劲握了握手上的校服外套,正准备提速追上去,突然就发现白贤的前方多了好几个吊儿郎当的身影。白贤的步子显然有所迟疑,然而还是佯装镇定地向前走去。

带头的一个大汉伸手就推了白贤一把,白贤一个踉跄后还是站稳了。

“这个月的钱已经还了,你们还要怎么样?”

“这个月的---嗝---钱是还了,但是你们钱没还清啊,我就一直是你们的债主,嗯?懂么?”大汉伸手戳了戳白贤的肩膀,嗝出来的酒气连二十米外的灿烈都闻到得。

“那你们来找我要干什么?”

大汉向身后的同伴望过去,一行人一脸淫笑地朝白贤聚拢过来:

“也没什么,就是喝完酒有点寂寞,哥几个出来的急没带钱,找不到小姐了,这不是突然想起来你了么?”

大汉伸手捏起白贤的下巴,若有所思:“果然没记错!是个美人啊!”

白贤觉得自己还是很冷静的。

去年沉迷赌博的爸爸突然去世,留下一笔巨大的债务给母亲和自己,葬礼办了还没有一天,一群混混就找上门来催债。母亲并没有其他办法,连轴转地打着四分工,还恳求着能不能按月支付,那些人也就答应了。本以为他们是良心发现,没想到竟是想以此为借口,三天两头过来找麻烦。心情不好就来家里打伯贤的妈妈。有一天刚好被放学的伯贤撞见,正是男孩子自尊心最强的时候,伯贤当场就跟那些打了起来。奈何尽管小时候练过合气道,瘦弱的伯贤依然不是五个大汉的对手。最后伯贤赶在那群人离去的时候冲上去,说着:“以后要打人就来应熙高中找我吧,我叫边伯贤,你们总打一个妇人也没有意思吧。”

那群人若有所思的样子,一句话也没有说就离开了。伯贤擦去母亲满脸的泪水,将母亲抱在怀里,安慰着。

果然,那些人再也没有来过伯贤家里,只是伯贤每周回家的时候,脸上经常带着一些伤。母亲自然清楚原因,可也没有办法,心疼得一边哭一边给伯贤上药。每当此时伯贤就会想,至少自己还可以保护母亲,挨打而已,没什么的。

但此时,面对这很明显超出自己预期的要求。伯贤承认自己有些害怕了。

“怎么样?陪哥几个玩玩?”

为首的大汉伸手就将伯贤捞在怀里揉捏着。伯贤试图抵抗,可他也清楚,大概是没有用的。想起母亲苍老的面孔,他抬起来的手终归还是松下去了。

“站住!”

所有人都被这声音吸引回头,还没来得及反应,为首的大汉就被一拳打倒在地。灿烈揉了揉右拳:

“要带走他,先打倒我吧?”

那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就一起向灿烈扑过去。不过灿烈虽然学习时间花得少,这几年架可还是打得够多。一对五竟也没有太吃亏。突然,伯贤发现灿烈身后有人掏出了一把匕首,而灿烈根本没有注意到,情急之下伯贤冲上去便挡在了他前面。灿烈只听到身后有铁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扭头一看白贤已经倒在了地上。那些人见了血,酒也醒了大半,害怕招惹来警察,一阵儿就跑没影了。

灿烈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什么,感觉似乎眼泪即刻就要流出来了,恍惚着只晓得抱着地上的人摇着:“白贤啊?白贤啊?你没事吗?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怀里的人似乎更为冷静一点:“我没事也要被你摇死了……傻大个,先带我去医院,小伤,包扎一下就好了。”

“嗯嗯嗯!”灿烈连忙点头,抹了一把眼睛,“我们这就去这就去!你坚持住!”

“呀...我真的没事...不会死的......”

然而身边的傻大个似乎没有听到这句话,依旧急急忙忙地搀着白贤往大路上走,来回张望着寻找的士。白贤看着他紧张的样子,莫名有些感动,其实并不明白他为何要救自己,更不清楚,在这个人怀里,自己为什么还有一丝......安全感。

在医院包扎伤口的时候,伯贤才发现灿烈的身上也有很多伤口和淤青,然而傻大个就像没有痛觉一样只知道盯着正在操作的医生:“诶!你轻点啊!”

伯贤于是轻轻拉了拉灿烈的衣角,微笑示意着自己没事。

然而这个微笑,却让灿烈的心里一颤,似乎一个脱离自己的小人在耳边说:

“明明是如此悲伤的遭遇,他为什么......笑得像天使一样呢?”

现场对我们做口型说没关系的阿爸 知道我们心情不好 于是去机场前那一点点休息时间也要拿来直播安慰我们的全世界最好的阿爸啊 有一种哄女儿(女朋友)的即视感?😶 有你们 其他什么都不怕啦 (虽然不懂你讲完了鬼故事就跑是几个意思:)祝我明天比赛顺利啦 今天不爆肝了 晚安

今晚这一趟微博下来 半条命没有了......
看预告花痴成智障 突击直播心脏都要停了 yx发微博团魂炸裂 微博应援感动到哭泣 melon刷上榜本心也是蹭蹭地往上飞 文也更了 明天也要看书了我真的不行了 我保证我明天!最多!看一眼字幕组的周年献礼和今晚直播的字幕!我保证!今晚血槽已空!要死了要死了……

我是你的真爱粉 03 【学霸应援粉灿/高冷大明星白】

今天五周年啊!还直播了!yx发微博了!我想你们啊!团魂炸了!solo预告炒鸡苏啊!双更庆祝!

bgm 너와의 기억 超好听哦 建议配合食用 祝愉快:)


出了地铁站以后已经临近半夜了,灿烈吹着冷风,平静了很多。突然想起来自己下班就往现场赶,还没有吃晚饭。于是顺路拐进了便利店,买了两个饭团。

按开玻璃门的时候,灿烈发现路人纷纷打起了伞,抬头一看。

原来是...初雪了啊。

白白,想来我们速战速决的那场爱情,不到半年的那场爱情,甚至连一场初雪都没有经历过呢。

怪不得走不到最后。

可我为什么这么不争气,整整五年都忘不了你。在国外那两年,每次想联系你又放下了手。因为我记得分手那天,你甚至都没有回头看我一眼。我想你大概不再需要我了,又或者从来都不需要我吧?

异国他乡,我也试着交过几个女朋友,但是每次接吻时,脑海中浮现的都是你羞红的脸。无数次推开那些一脸茫然的女孩,我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不过白白啊,今天这场雪停了以后,我就真的放手啦。不管是作为你的情人、单恋着你的故人、还是爱慕你的粉丝,我都不会再继续了。

我不能这样下去了,你已经有更好的生活啦,所以,人总要学会止损,然后向前看,不是么?

朴灿烈突然很想在雪停之前去原来的高中看看,于是戴上了卫衣的帽子,走进纷纷扬扬的雪花中。

果然入冬了就是很冷吧?他这样想着,晃一晃也就走到了校门口。门卫大爷上下打量了朴大灿一番,眼睛最后停留在他棕黄色的头发上,像是很有自信的样子,声音也大了起来:

“学生证拿出来啊!社会人士禁止入内。”

朴灿烈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

“大叔,我是毕业生啦,只是很想回来看看,您就通融一下吧?”

“不行。”

“我真的是毕业生!您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您背一遍我们那长到变态的校训!”

“那你背啊。”

“......”

于是在朴大灿长达三分钟的背诵后,大爷终于还是妥协了。

“算了,不是校友应该也没人会背这个。进去吧,不过记得早点出来啊!我半个小时以后就关门睡觉了!”

“好嘞!谢谢大爷!”

朴灿烈沾沾自喜地想,还好自己当初也算个学霸,记忆力可不是盖的。

大爷看着朴灿烈的背影,喃喃自语:

“今天什么日子啊,一个两个毕业生都要回来看母校......”

灿烈轻车熟路,很快走到了三楼的过道,不由自主就迈向尽头的教室。记忆里,那个好看的少年,最喜欢站在走廊的栏杆边等自己。灿烈蓦地就扬起了嘴角,即使是现在,似乎还能看到那少年单薄的背影呢。但是,随着脚步一点一点靠近,灿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伯......伯贤?”



我是你的真爱粉 02 【学霸应援粉灿/高冷大明星白】

请先使用网易云音乐播放bgm
비처럼 음악처럼 伯贤版 :)

/五年前/

“你有毒吧!我怎么可能喜欢男的!”朴灿烈使劲推开了世勋递过来的手机,上面是ms公司最近推出的新人爱豆鹿晗。

“我问你他好不好看!又没问你喜不喜欢!你才有毒吧!”说罢世勋白了身边的人一眼,继续刷着推,心里暗想着这段时间朴大灿倒是很反常,情绪还甚是暴躁。

昨天世勋难得来学校上次课,放学了本来打算约灿烈一起打个台球,没想到这厮竟然义正严辞地说着快高考了,得留在学校自习,天知道朴灿烈是个上课从来只会打瞌睡,成天逃学打游戏也能考到年级前十的人才。吴世勋作为他的发小,太了解他的心思。于是在自己假装离开以后,果然看到朴灿烈左顾右盼地向三楼溜去。

世勋尾随他上楼,期间还路过了几个脸红的女同学,然而朴灿烈什么都没有发现。他径直走向过道尽头的教室,最后停在了文科一班的后门口,寻了个暗处,向窗内望去。

吴世勋想这小子八成是春心萌动了。毕竟全校百分之八十的漂亮妹子都在文科班,这文一更是有好几位校花。朴灿烈控制不住自己青春期的荷尔蒙也很正常。按他的资质,追到个校花还是绰绰有余,嗯...到时候一定要狠狠宰他一顿。这么分析着,吴世勋也就心满意足地回家了。

然而,只有朴灿烈自己知道,这一周以来,日子真是熬人。

上周学校的跨年晚会,负责后台的朴灿烈午觉睡得正香,就被世勋的电话吵醒,睡眼朦胧地听半天才明白是吴大佬需要个人为他晚上节目的走位定点。

“我说你找谁不行啊?非得是我?大中午的我还没醒呢。晚上可有的我忙了。我不去。”

那边瞬间就爆炸了:“我可是马上要出道的未来之星啊!那是随便谁都能帮我定点的么!?”

“你这个ms练习生都当了快两年了…说自己要出道也说了两年了……我!不!去!”

那边似乎在自言自语:”我好像很久没有跟朴妈妈谈谈你在学校的优秀表现了......”

“......一号厅是吧?我马上来你等着啊!”

朴灿烈洗漱完毕后随便抓了一件外套,跨上自己的单车就向学校冲过去。其实也不是因为害怕世勋把自己在学校的事迹抖出去,毕竟一个有着优秀成绩的学生总是具有豁免权的。只是,朴爸爸在灿烈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留朴妈妈独自一人把灿烈拉扯大。母亲的付出灿烈一直看在眼里,也很心疼,所以他很清楚如何装作好孩子的样子,不给妈妈徒增烦恼。这么多年,也从未露馅。

世勋其实从小就长得好看,在音乐和舞蹈方面也一直很有天分,按他自己的话说,除了学习不好,什么都好。初中毕业的暑假,世勋买路边摊的时候被一个自称ms的星探发掘,他像是突然发现了自己的梦想和前途所在。那天晚上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偷偷拿出那张名片想了很久,还是按上面的号码拨了回去。确认那边真的是首尔最大的娱乐公司ms之后,世勋觉得自己都要哭出来了。抖着手竟然先给自己的发小打去了电话:

“灿烈......我好像......被发掘了......”

灿烈当时还是很震惊的,毕竟那是大家打破头也难进的ms啊!当然要抓住机会,于是也鼓励世勋跟父母好好谈谈。没想到勋爸勋妈比他自己看的还开,“儿子啊,念书不适合你,如果这是你的梦想,那就去做吧!”

吴世勋同学就这样成为了ms众多练习生中的一员。因为高中还没有毕业,按照公司的惯例,世勋一边跟灿烈一块继续读高中,一边进行着公司的日常练习。然而拥有这么完美的借口,饱受学习折磨十几年的世勋,也就很少再来学校了。

世勋在舞台上的样子,可以说是极其性感的......朴灿烈心里这样想着。灯光照在世勋的牛奶皮肤上,他适时地扭动着身体,向台下抛去一个勾引的眼神。瞬间又随音乐转变了画风,跳起了节奏感与力量兼具的韩舞。尽管只是彩排,但一段舞结束,工作人员都愣了神。

灿烈反应过来后咳了两声:

“最近又花了不少时间练习吧?”

“嗯,公司给排了舞蹈老师,这段时间挺忙的。” 世勋从台上跳下来,语气却不像刚才电话里那么咄咄逼人了。

“你是不是累了?歇会儿吧,走位也定好了你就安心吧,毕竟你是快出道的嘛,跟那些学生节目不是一个水平。”灿烈开着玩笑,搂了搂世勋的肩膀。

“嗯。” 世勋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不算太好看的笑容,“走吧!你也该工作了,我的后台台长哈哈哈哈!”

两人打打闹闹往幕后走去,楼梯还没有走到一半,突然从音响里传来一句轻盈的歌声。两人下意识回过头,就是这一刻,朴灿烈看到了十八年来自己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他在白色的追光灯下闭着双眼,睫毛轻轻颤抖着。歌声从那人薄薄的嘴唇像泉水一样流进了灿烈的心里。没等灿烈合上自己的嘴巴,那人就睁开了眼睛。他的下垂眼在灯光下更显出一丝惹人怜爱的味道,歌声却随着坚定的眼神愈加有力起来。

“我......我......的天哪......” 灿烈听到自己这样说道。

我是你的真爱粉 01 【学霸应援粉灿/高冷大明星白】

“如果有一天,我不能再为你应援了,你会难过吗?”

朴灿烈举着银色的应援棒,在最后一首安可曲结束的时候,差点就哭出来了。舞台上那个闪闪发光的人,叫作边伯贤,此时他正顶着一脑门的汗水,捧着话筒认真地说着些什么,朴灿烈已经听不清了。周围全是粉丝的尖叫和哭喊,说着要爱一辈子那样的话。其实他也很想大声说些什么,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今年最后一场con结束了,朴傻,你也该知足了。

这段回家的路,是朴灿烈这辈子走过的,最落寞的路。颓然地跟着人群进入地铁,然后在自动门边找到一个可以靠的地方。灿烈拿出手机刷了刷twitter,在几个大站刷到了今晚的高清图,查看,微笑,保存,随后返回系统相册,颇为满意地来回翻阅着。突然,手指停住,屏幕上出现了一张自拍合影,照片里的两位少年都有着清秀的面孔,和无忧无虑的笑容。灿烈几乎是下意识地按了手机的电源键,随即将目光放向窗外,瞬间却又像受到了惊吓似的,赶忙闭上了眼。

地铁隧道里的广告屏幕上,边伯贤拿着RN的化妆品,笑得依旧无懈可击。

然后,朴灿烈闭上的眼睛里,还是有液体流下来了。

伯贤哪,三年来,我通宵为你刷过油管,单循为你顶过音源,化身在你每一场con的银海里,听你说过无数遍的爱我们到永远,我上网和你的黑粉们骂过架,每想你一次就买一张你的专辑,喝醉了躺在床上唱的还是你最大势的歌......除了没有勇气去签售,没有胆量去接机,我......算得上一个称职的粉丝么?

“那如果有一天,你知道我为你应援,会不会感到开心呢?”

伯贤哪,我早就知道你那张脸的魅力,那清瘦的骨架以及美到不可方物的手。我其实一开始就明白,一旦你走上了那条路,就注定会成为一个我遥不可及的人。所以出于私心,我试图挽留过你。

但是我挽留不住你。你注定是属于舞台的,想来这也是我当初爱上你的原因吧。

终于,这场巡演结束了,我想我也该放手了。

“如果有一天,我不能再为你应援了,你会难过吗?”

-----------------------------------

改过一遍啦

喜欢的话不要吝啬评论哦~

我是一个需要鼓励的宝宝~

大家喜欢我就更/认真脸




哭累想睡觉了
最近......真是不开心
其实我也没办法理解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哭的
通常是因为现实让人失望 自己觉得孤独又心酸 发觉世界根本不如哥哥们向我展示的那么美好 或者是因为他们荣光背后忍受的疼痛 以及自始至终对饭的宠溺
所以入坑以后 自己的泪腺就发达到没天理
看着完美的M&L舞台 守着九锥拿到奖 听着哥哥们都不知何处说起的感言 心里嘶吼着金茶蛋 期待着明明身在仁川却最终没有现身合体的蛋蛋 听着pcy明明那么粉红却莫名心塞的合作曲 最后这个饭拍是故意要我心疼死阿爸吧😭😭😭
今晚真是不眠... 我爸说 不是不让我追星 问题我为什么要在大学干初中生才做的事情
我想大概因为我幼稚
未曾体会却又自以为是
“能做多远走多远” 这种话
再过几年我亦说不出口了吧